林泉忠的博客
京港台日新宏图
http://jonlim.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马英九在台湾这八年——两岸政策的成果与挑战

2015-12-08 07:46:1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台灣縱橫 | 浏览 91814 次 | 评论 0 条

      作者:林泉忠

 马英九先生治台七年半,还有半年才卸任,现在就来给他作总结,似乎有点早。但还是可以从现阶段观察来试着总结一下,我想分以下八个方面探讨这个话题。

政坛明星“小马哥”

 马英九先生出身于传统的国民党家庭,自幼深受熏陶。他原籍湖南,1949年生于香港,后随家人赴台湾,属于“外省籍”。他父亲长期在国民党和政府部门工作,这深刻影响了他后来的政治思想和理念。他还是个典型的孝子,每个周四必须回去和母亲吃晚饭,每年大除夕必定拖着妈妈的手去买年货。去年4月份我在台湾“中央研究院”举办了一场钓鱼岛问题国际学术研讨会,他应邀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这一点让我很感动,因为当时他母亲病重,后来去世了。过了没多久,他有一次打电话给我,我头一句就是“感谢 总统在令堂病危期间拨出时间出席我办的研讨会”

他的从政生涯,是从国民党的干部,一直做到党主席,从台北市长,做到“总统”。自1984年担任国民党党部第三副秘书长,在政坛崭露头角起,到1998年通过民选当上台北市长,2005年成为国民党主席,再到2008年竞选成功,出任“总统”,并连选连任。这就是他主要的政坛之路。

马英九先生有强烈的国家认同,对“中华民国”非常忠诚。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中国大陆举行了“九三阅兵”等大型纪念活动,而在马英九的指示下,台湾政府从77日到1025日之间,也进行了一系列的纪念活动,包括“七七事变”纪念日、“八一五”日本投降日、93日“军人节”、1010日“双十国庆节”及1025日台湾光复纪念日等等,展现了当年国民政府抗战的历史。由此可以清楚看出马英九的国家认同观念。

在此过程中,补充一点资料:台湾“外交部”还制作了一份官方对抗战胜利70周年的论述折页,内容原先都使用“全国军民”一词,我有参与讨论,也提出一些建议,文中出现两次“中华民族”的说法,就是我的建议。

马英九执政这八年来,最大的时代背景是“中国崛起”的效应。大陆经济急速增长,接连超越除美国外的七大工业国,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而台湾对外贸易的40%与大陆有关,在服贸协定未签之前,已经达到这一水平。在此背景下,马英九政府的政策是加强与大陆的关系,尤其是经贸关系。

另一重要背景是“中国威胁论”与美日对中国的戒心。如台湾方面担心大陆沿海部署的上千枚导弹,都指向台湾,海峡两岸对此有争执与分歧。台湾希望大陆能释放更多善意。

 “不统、不独、不武”(小标二)

马英九2008年上台执政以来,两岸之间确实展现了自1949年分治以来前所未有的和祥气氛。

第一,马英九两岸政策的战略之轴是“不统、不独、不武”,“不统、不独”既安抚台湾岛内民意,对大陆也有所交代,“不武”则强调维持台海和平,这三点应是两岸各方能够接受或至少勉强能够接受的;

第二,马英九两岸政策的框架是“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大陆方面的说法强调“九二共识”,淡化“一中各表”,仅从这一点来说,两岸还没有达到全面的“共识”。所谓“九二共识”的说法本身,1992年辜汪会谈时并没有,是后来总结、“追认”的,所以这个“共识”比较微妙,也存在一定争议。

第三,马英九对两岸关系的推进:首先,是恢复两岸“两会”(海基会与海协会)协商机制。海基会与海协会严格来说是官方授权的民间机构,两岸事务的官方机构是台湾陆委会与大陆国台办。之所以说是“恢复”,因为陈水扁执政时期(20002008)两岸关系陷于停顿,甚至近乎破裂。其次,是开放“三通”(又称“大三通”)与陆客陆生来台。“小三通”,即金门、马祖与厦门(后增加泉州、晋江)之间的通商、通航、通邮,是陈水扁与民进党执政时期,由时任陆委会主任蔡英文主导实施,所以,目前正参与下一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竞选的蔡英文,并非对两岸事务不熟悉和不热衷。当年“大三通”开放后不久,我第一次在台湾的超市遇到陆客,感觉非常新奇,因为这样的光景,过去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出现过。陆生方面,早期只是短期的交换生来台,现在更多是正式的大陆赴台留学生了。我个人对此是大力支持,并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出一些建议。再次,是与大陆方面签订“ECFA”协议,它与香港的CEPA具体条款虽有不同,精神内核是基本一致的,就是大陆在经贸服务上对台让利的开放政策。2009年,大陆同意台湾以“中华台北”的名义参加WHO(世界卫生组织),这是马英九政府的得意政绩之一。可惜的是后继乏力,其中的关键主要在于大陆方面怎么想。习马会后不少人问我:习马会是否对台湾换届选举处于不利的国民党的选情有所帮助?我觉得,如果双方的会谈有更多实质性的内容,可能就更好。这也是马英九此次新加坡之行,仍然受到岛内一些抨击的原因之一吧。

第四,马英九去“去中国化”的作为。马英九上任不久,即恢复“中华邮政”(扁时代改为“台湾邮政”),重新挂上“中正纪念堂”的牌匾(扁时代还把“大中至正”广场,改为“自由广场”),修改“九八课纲”,增加中国史的课程时间——后者就是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反课纲”运动的缘起。在扁时代,教学课程中台湾史与中国史课时相等,课纲调整后中国史课时明显增加,中国历史很长,这是合理的。台湾本土历史也就400年左右,清康熙前期(1683年)才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实施有效管治,之前分别经历西班牙人、荷兰人、郑氏政权等,而中国历史少说也有三四千年了。但尽管如此,此次台湾官方所说的“微调”,也引起了很大争议,在反对派看来是“大调”。争议焦点之一,是对《马关条约》被迫割让台湾后,日本统治时期的说法,到底是“日据”还是“日治”? “日治”为过去多年台湾社会的主流说法,支持者认为这是中性的描述,并非“媚日”;而“日据”则包含占领、窃据,是非法不正当之意。最后由马英九拍板,采用“日据”一说,要求正式公文中必须使用,我也收到来自“总统府”(我服务的“中央研究院”不是“教育部”管,而是直属“总统府”)的通知。但学术文章中如何用,则仍依个人习惯。

重要的一点是,大陆方面会认为,台湾社会“台独”气氛越来越浓,是李登辉陈水扁时期不断“去中国化”教育的结果,但马英九时代台湾民众的“中国认同”不升反降,“台独”意识继续上升,这一点大陆方面应该要清楚认识,认真对待,并追寻其根源所在。

  左右逢源还是夹缝腾挪?

  也有马英九恢复不了的“去中国化”部分,比如国家统一委员会(1990年设立,简称国统会)以及国家统一纲领(1991年通过,简称国统纲领),在扁时代废除后未再恢复;改名为自由广场的“大中至正”广场也未恢复原名;维持台湾居民护照上“中华民国”加“TAIWAN”的字样(也是扁时代所添加)。这些方面,应该是台湾社会内部阻力太大,因近年来台湾主流民意对“统一”的认可度越来越低,这一点大陆的朋友们难以理解。

对马英九的这部分政策,我写过一些文章,包括《欲走还留的“台湾论述”》,“两岸统一”非台湾社会主流民意,这是洪秀柱被“换柱”的重要原因,她宣扬的理念缺乏足够的社会认同。

   近八年来,马英九治下的两岸关系,至少面临三大挑战。

   第一,“太阳花学运”与台湾社会的集体焦虑。表面上看,此次学运是对服贸协议的不满,反对者认为台立法院对协议的审议太草率,在学运爆发几天后,民意调查显示,对学生的支持率很高我认为,再好的政策,人民不接受是没有用的。在此事件上,马英九大致上可谓一败涂地,学生基本获胜,去年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中大败,就是事件的后果之一。台湾民众的集体焦虑表现在:大陆会凭借强大的经济力量改变台湾的政治。

第二,失去年轻世代的信任。近期有一篇网文《身为一个年轻人,国民党得不到我支持的三个原因》在网上疯传,作者的理由有三:国民党太老了;国民党仍活在威权世代;国民党小看了“天然独”。蔡英文说过,年轻世代“独”是天然的,这与大陆方面的主流印象有很大差别,大陆会认为,“台独”都是民进党在幕后操纵民意。

第三,国民党连接“中国”的国家论述有局限性:缺乏真实中国正面形象的支撑。《为何“崛起”中国得不到台港年轻人的信任?》,这是我在香港《明报》发表长达3000多字的文章,也在港台引起相当的反响,现在大陆对港台年轻人问题的应对政策并不到位,无法扭转这样的趋势。

当然,非官方民调也显示,民众认为马英九执政的实际能力不行,是声望走低的原因之一。

在对外政策方面,马英九的主线是“亲美、友日、和中”。但是外界并不一致认为是真正的平衡战略。日本社会普遍认为马英九“倾中”,倾向于大陆,日本也尝试对马英九的拉拢但并不算非常成功。而马英九执政期间签订的“台日渔业协定”,日本方面允许台湾渔民扩大捕鱼范围,被马政府视为重要政绩之一。马英九在去年4月在我筹办的“中研院”钓鱼岛问题研讨会上也亲自说过:现在的台日关系,是自1972年双方断交以来最好的时期。

马英九对维护国家领土始终立场坚定。他年轻时在台大读书,就积极参与保钓运动,他在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博士论文题目,就是《从国际法角度看钓鱼岛的主权归属》。我认为他并不反日,只是根据自己过往的观察和经历,阐述自己的立场。在他任内,20124月台湾官方发布了《钓鱼台列屿是中华民国的固有领土》小册子。

去年417日(《马关条约》签订日),马英九应我之邀,出席“多元视野下的钓鱼台问题新论”国际学术研讨会,他是在318太阳花学运刚刚发生一天半后回复确认出席发言的,可见他对此议题的重视;410日学运结束,一周之后他如约出席会议并做了30分钟的长篇发言,尽管期间还是遇到会场内外的抗议活动。

  布局后“习马会”时代?

近两年来,“习马会”一直在积极运作,去年11月北京举行的APEC会议,马方面认为是最佳时机,那是以经济体而不是以国家名义参与的,可照顾双方的颜面,但大陆方面以不需要借助“国际场合”为由拒绝,看起来似乎已成为“死局”,所以此次新加坡的“习马会”成行,不少人都感到意外。就在不久前美国军舰进入南海中国控制的美济礁12海里范围内,引起中方抗议,马英九则对美方行动表示欢迎(这与台湾防务依赖美国有关),显然令大陆不悦,在此情况下,大陆主管对台事务官员很难主动提议继续推进“习马会”,而此一来自最高层的决策,正显示习总书记的魄力。我在一年前的《明报》上就写过《习马为何不能见?》的专栏文章,表达了我的看法。

   我认为,“习马会”,是意在明年台湾520大选(国民党很可能会输,失去执政地位)后,重新布局两岸政策,尤其是在马英九卸任之后,扮演“两岸桥梁”的角色。过去一段时间,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一直在充当此角色,但他已79岁高龄,且自从参加大陆九三阅兵后,在岛内各界包括国民党内部(“痛心”、“遗憾”)都饱受批评,处境不佳。一旦民进党胜选上台执政,马英九被期待能接替连战,因此不排除520之后,他会来北京。

马英九与连战的政治风格不一样,连战身段柔软,马英九则原则性较强,认定的方向会坚持走下去,过去大陆方面对其不信任,也因为此点,担心他踩到大陆设定的“红线”。但在习马会当天,马英九的表态,大致上应该能让大陆满意。这也显示,马英九此时正在调整身段。但我个人认为,这种调整可能是把“双刃剑”,因为要同时得到大陆和台湾两方面的认同,并不容易。

两岸领导人能跨过66年的历史恩怨,坐在一起,我们当然要欢迎。但我不完全赞同马英九努力促成“习马会”,是为了追求个人历史地位的说法。

我个人认为,马英九的历史定位早就有了,不管有没有“习马会”。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马英九的最后一年与历史定位》,文章的结论是:“(他)成功开启了两岸分治以来暌违60余年的和平新局。”

作者为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台湾大学兼任副教授,日本东京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为东亚国际关系专家,尤擅长于中日关系、海峡两岸关系及大中华区域整合研究。本文由《中国经营报》主笔兼慧及人生副刊编辑谭洪安先生根据作者日前在北京师范大学的演讲记录整理,略有删节,文稿经其本人审阅,内容纯属个人学术观点,与该报立场无关。

------------------------------

欢迎永久收藏作者凤凰网博客地址

林泉忠 博客 http://blog.ifeng.com/1305287.html

也欢迎来到作者的微博,与作者交流。
林泉忠 新浪微博 http://www.weibo.com/linquanzhongvip (欢迎加关注)

林泉忠 腾讯微博 http://t.qq.com/linquanzhongvip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评日本教授“《乾隆皇舆全览图》…      下一篇 >> 马英九为什么突然取消赴南海?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林泉忠

作者为东京大学法学博士、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员、哈佛大学富布赖特学者、凤凰网“十大观察家”、凤凰卫视特约评论员、《明报月刊》等专栏作家。联络:shoulicheng@hotmail.com 新浪微博:http://www.weibo.com/linquanzhongvip 腾讯微博http://t.qq.com/linquanzhongvip 新书将选用读者评论,如不希望被选用者,请9/30前告知。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